1把普通的黑骨扇子,身上有被修补过的痕迹。
“叫我扇子就好啰。”

是置顶(* ̄▽ ̄*)

1.你好呀,这里扇子w


2.墙头多,杂食,各种性向都吃一点,基本无雷注意


3.重度铃废,all铃all,其他成员也很喜欢w;

   Vocaloid厨,一滴/giga/umetora/有机酸/GYARI/dateken/minato/滚苹果/极恶p/蝶蝶/恶之p……,好听的曲子就会喜欢;

   沉迷原耽now,默读女孩费渡过激吹舟渡是神仙cp呜呜呜;

   曾厨弹丸,cp上无洁癖,主站狛神狛/左恋/日狛/all狛/all苗all,2代吹,舞园小姐是永远的小偶像!


4.伪文学少女,本命作家不...

 

[舟渡]我的深渊

*扉页献给 @榭寄生虫 ,想法儿全源自她的酒神pa

*原作背景,一杯甜酒,一些尼采梗出没

*车,在屏蔽的边缘试探失败_(:з」∠)_


“我们爱生命,并非因为我们习惯于生命,而是因为我们习惯于爱。”


0

  我的深渊。


1

  这次细小的摩擦很快失去了它原有的粗粝。骆闻舟接住迎面袭来的亲吻与拥抱,气恼和不安都被爱人的体温蒸得酥软,迎击与守卫在唇齿间沦为笑语低喃。游戏机和无谓的忍耐随着衣物被抛掷一旁,他们互相拉扯,踉跄着跌在床上。

  皮肤触到空气的刹那,骆闻舟想,第几次了?...

 

[舟渡]红与尾

*祝贺广播剧开播的小甜饼,拒绝思考无脑甜
*短短短
*是 @榭寄生虫 &@油炸火腿肠 两位神仙的黑背舟x蓝猫渡au,我赞美她们!

“把石子丢在水里,希望长出尾巴。”

  费渡是蓝猫,可骆闻舟总从他身上嗅到红。

  他穿一件红色衬衫,像穿着葡萄酒;酒液滑落,一截白皙的皮肤露出来,披戴着长调的木香。

  他抱着笔记本处理公务,屏幕的蓝光映在金色的眼镜架上,睫毛粘连起来向眼尾带出一笔芬芳的红。

  他的笑是红色的C大调。唇角上扬的瞬间,旋律和着酒香一同飘起来,渺渺然却遮不了他眼底的光。

  “先生,”红色的蓝猫噙着笑,半真半假开...

 

[神鉴]反语

*短片段

  “虚空有尽,我愿无穷。”

  在他,感情从未成为阻碍。诗、词、歌、赋,是友人;贪、嗔、痴、苦,是陌路。追根溯源,唯是非二字,他看得最清楚。一时月色溶溶,横斜疏影,他倚窗看和尚打坐,抛出一点意兴阑珊的恶意:“和尚,问你,何为是非?”

  和尚打坐,为修清净。水纹似的月色漾在白僧袍上,动的墨影契合静的檀香,他半边身淡化于月亮,影子里也落了光。波纹向暗面侵蚀。静的晦明,动的千佛香气,掩映竹枝声响摩挲,沙——沙——,格外响,浮于半空,让他想到浩然山崩。

  是与非的相对回环无限不可解,是非的名字是个圈套。他问他一切本无何来是非,而僧人只是笑...

 

村上春树妙啊!!!

妙,太棒了,好听到昏厥。

决定喜欢他,多买他的书。

 

© Rf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