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手执的扇子。
“是不是有点热?”

旋转前后

[神鉴]反语

*短片段

  “虚空有尽,我愿无穷。”

  在他,感情从未成为阻碍。诗、词、歌、赋,是友人;贪、嗔、痴、苦,是陌路。追根溯源,唯是非二字,他看得最清楚。一时月色溶溶,横斜疏影,他倚窗看和尚打坐,抛出一点意兴阑珊的恶意:“和尚,问你,何为是非?”

  和尚打坐,为修清净。水纹似的月色漾在白僧袍上,动的墨影契合静的檀香,他半边身淡化于月亮,影子里也落了光。波纹向暗面侵蚀。静的晦明,动的千佛香气,掩映竹枝声响摩挲,沙——沙——,格外响,浮于半空,让他想到浩然山崩。

  是与非的相对回环无限不可解,是非的名字是个圈套。他问他一切本无何来是非,而僧人只是笑...

早操时站左边的姑娘

村上春树妙啊!!!

妙,太棒了,好听到昏厥。

决定喜欢他,多买他的书。

摸给同学的插图…这个女高中生样的可爱画风,的确是故意的。

-你掉的是这块白板呐,还是这块黑板呐?

-哪个都不是,我掉的是我的镜音铃。

-诚实的好孩子,我把这只铃给你,也把白板和黑板给你。

-谢谢你,河神先生…

“…其实我想要个数位板_(:_」∠)_”

“…6点20了你要起床啦。”

( ´_ゝ`)

[神狛]Case of Illness

*现代医生x病人paro,虽说…但说不定要系安全带

  城市嬉闹的尘埃,沉金沙似的升腾起来涌向郊外了。迷蒙蒙的空气里融出一个灰朦的人,灰调没有饱和度的,棕灰风衣撩开袅袅上扬的金烟。他像是从赤橘夕阳里用声音滤下来的,没有固定的形体,没有稳定的状态,虚设了害热病而冒冷汗的身形,凭温度和触感走到诊所面前。

  在阴影里他变得明显了。灰尘攀在他光裸的手腕上,划出盛着白金反光的手筋。

  “请进。”

  他搭在靛青门上的手使力,肌肉收紧,指甲透明了,漏出下面铁的冷质感。

  喀。他进来了。

  “请坐。”

  (诊室开着...

评论都是天使,谢谢你们呀w

原原:

hhh是本人

安妮的橙子猫:

是我😐能被评论就会开心好久😐基本都会回复😐

辰呸呸:

每条评论都会好好看!

Smowstar:

是真的....每条评论我甚至都会美滋滋的看好几遍虽然不能一一回复(不要脸)我不是很会讲话但还是希望有人找聊...老人家很容易寂寞的!!(哭了)总之能被喜欢真的非常开心了!

曲奇饼干:

虽然我很久没投稿了...

[霜祁]饱和无声告解


  你知道,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你将记得。

  而暖如地血寒比天风,他记得也知道。

  他知道自己头脑清醒记忆明晰,正因如此不甘为棋。而他认定自己绝不为外物所困,远在窥见天地大局一斑之前。

  他记得幼时寒冬子夜的酷冷,还是婴孩的他放声啼哭,如同出生在这个世界的第一声呜泣。当站在高处回望,他恍然棋子的厄运在记忆诞生的起始便昭昭然如讽刺。

  他记得入魔道,杀对手,杀同伴,杀弱者,杀强者,杀天尊。杀尽阻挡步伐的人物如除杂草。这里是天魔四角。交易,暗算,抢夺,杀戮,反击,报复,没有人责怪谁,道德的概念便不存在,制高点自然荡然无存。修魔...

[新年糖]小甜段子

*super短小
*新年快乐!

  “和尚,要糖葫芦么?”

  山楂香甜 ,糖稀油亮,一根糖葫芦在眼前晃。是非转过头去看他,一言不发。

  那人笑微微的,也不介意他不说话。另一只手中莲花灯暖光摇曳,唐时眯了眯眼,兀自把糖葫芦咬了。他咬得很不留情,嘎嘣一声脆响,薄唇印上水光。
  “要也不给。”唐时舔着嘴唇笑,“你有我了,还要什么糖葫芦?”

  唇角上扬。
  是非凝视唐时,目光里万千灯火倒影如莲开落。

  咀嚼的动作一顿。
  这和尚都看了几百年了,怎么还越看越好看呢?
  唐时将舌尖贴上犬齿,甜的。他抿...

1 / 3

© Rf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