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扇子陷于残酷老年无法自拔,而活扇子将在周末得到永生……哈哈哈哈我忍不住了(什么沙雕

头像来自kk太太!@油炸火腿肠




“联系我们的不是爱而是恐惧。也许正因为这个原因,我才如此爱你。”

[萝橘]花月酒,镜音铃


*短片段,自配图

*玄幻paro,器主x器灵

*GUMI=谷弥,RIN=镜音铃


原来是为了忘记她,后来是为了记住她。

###

  好像就是昨夜发生的事,谷弥要和铃对饮。谷弥要和铃对饮,却不让铃喝酒。她把铃牵起来,牵到小园石径上,牵进印入眸光的星斗满天里。她说铃是器灵,器灵喝了酒,面红了,灵器生锈了,怎么办?铃点点头表示理解,镜音铃是以乐声制造幻境的灵器,生锈了,音就不准了。

  谷弥只是笑。不对,你没说完。酒浓花香,月清天光,谷弥的声音氤氲在一阶水色石凉,飘飘然发酵了,泠泠然弥漫开,微微颤,含笑意。她说,铃你怎么不说完呐。你的音不准了,我的心就不准了。我的心跳要是漏了拍……她不讲了,捏着酒杯瞧铃,眼里两潭水,水里两轮月。月亮圆,亮莹莹。

  铃把手搭在她脉搏上,咚、咚、咚、咚,鼓一样急促有力的跳动,比自己的铃铛音色沉得多。

  ……我可没喝酒,也没生锈。她对这心跳回应道。风声里渗进醇酒香,变得格外绵。单单呼吸而已,竟让铃莫名心虚。她的心虚,谷弥似乎比她明白,却没接话。酒液在衣襟上朵朵洇开。谷弥没接话,她看着铃,目光温柔。

  铃并不羞怯,不过单纯开心。我不喝酒。她的眼直迎向谷弥的目光,一片全然的明净里映出宁静。你别喝太多咯。

  结果谷弥和铃对饮,就是谷弥对着铃饮。饮着饮着,坛中花月将尽,谷弥哭了。她哭着抱住铃,抱得很紧,安安静静,无声无息。铃拍拍她表示理解,她知道,她醉啦。

 

  以一酒一铃,谷弥扬名于世。

  谷弥垂名于史,以一酒一铃。

  酒是花月酒,铃是镜音铃。

 

  如今花月酒与镜音铃齐名。

  如今饮花月酒者众多,没有一个能与铃对饮,没有一个能醉了抱住铃哭。

  如今再回想,铃肯定,那天谷弥笑得很好看。谷弥哭也好看,可是铃觉得谷弥一哭,她的音就不准了。乱了。她制造幻境,幻境里谷弥一直笑,星星月亮全收她眸中,花香酒浓常伴她左右,而铃总觉心中空空。

 

  如今灵器镜音铃无主多年了。没有人能听出来,她的音再没准过。

 

  后来铃偶尔想,会有一个后来。后来有人说出她音律由心乱。后来镜映花月,酒翻杯盏,铃驻足回首,有身影看不清表情,向她遥遥举杯。后来夜阑珊,她低头便看见白露剔透,里边无星无月,朝霞灿烂。

  后来会有一天继往开来。

  后来每个开来里,继往都在。


评论
热度(10)

© Rf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