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扇子陷于残酷老年无法自拔,而活扇子将在周末得到永生……哈哈哈哈我忍不住了(什么沙雕



“他们看透了世界之平庸,但无力超越这平庸。但是真的,连这痛苦也很平庸——这世上有多少人看透人生之虚无并感到愤怒,而这愤怒早就不足以成为个性,不足以安慰人心。事实上自从愤怒成为时尚,它简直有些可鄙。”

[西北送弓]着信

*生日快乐!
*初草于去年此时,可甜的甜饼,请慢用XD
*梦即人生,醒来的时候像水汇入水里。

在一个平凡至极的世界。

###
A side
  「其实也没什么事啦030」
  格洛莉娅将身体扔上床。身体在柔软床铺中下陷又轻轻弹起的触感美妙,她微皱的眉头一松。摸索着打开了藏在床头缝隙中的开关,昏黄的光如睡眠当头罩下。
  格洛莉娅挺喜欢这灯光,暖色的照耀下,就连瑞亚眉尾剑般的凌厉也被温柔。这枚灯泡其实是瑞亚带回家的;她随口问怎么不是白色节能灯,对方顿了顿破天荒地说起情话,微红了脸说格洛的头发在暖光里像蜂蜜一样好看。蜂蜜的话再怎么说也只能用甜而非好看形容吧……无声吐槽爱人的可爱,格洛莉娅不动声色地压下内心的雀跃,没能压下唇角的上扬。她干脆绽开一个比蜂蜜还甜还好看的大大的笑,就这么笑盈盈地盯了瑞亚两分钟整,直到对方低下头坦白自己只是不想让她临睡前开着灯花太多时间研究零件——看样子她似乎忘了格洛莉娅塞在枕头底下的小手电。然而第二天日上三竿时格洛莉娅起床后发现手电不翼而飞,从此塞一支丢一支,气得她深夜爬进隔壁瑞亚房间开了灯开始画防盗系统图纸。
  瑞,亚。瑞亚。温和的音节,一团空气滚动于齿间。
  瑞亚瑞亚瑞亚——她抱着枕头滚来滚去,没敢把这名字念出声。凭什么她不敢呀,格洛莉娅把头埋进软绵绵的枕头里,那枕头的蓝染上了黄晕而有些泛灰。最终她赌气似的翻过身,对着看不清颜色的天花板委委屈屈地轻唤。瑞亚。
  “瑞亚。”
  天花板当然不会叹口气摸摸她的脑袋,皱起眉头问怎么了。她定定望着朦胧的天花板发起呆。
  突如其来,格洛莉娅被朦胧的情感莫名绊倒。
  她向来自认不至如此脆弱,然而瑞亚总能把她的外壳轻易击碎。所以当瑞亚一如往常笑着同她告别,她一时抛却了思考,回过神来已扑进熟悉的怀抱。 暖热的,熟悉的。这温度是她的呀。
  是她的呀,夜的颜色雪的质感;似刀刃似玫瑰,最温柔的一潭暖冰。初识前惊鸿一瞥初见,齿轮洞眼里一个高挑身影墨发筛开人群,独自走远。
  真冷淡。格洛莉娅的好感来的毫无道理。
  所以她本该立刻追上去。可她眼睁睁看着那影子箭光一样一闪不见,憋着气找出手机发短信:剑道社的单子你放着,我来谈。
  她平生首次知道什么叫畏惧。面对那条背影,她的感受近于近乡情怯。瑞亚的疏离气质令人联想起冬季,但她身上熟悉的发烫味道,有时会唤起她的错觉。世界毁灭又再生,感觉莫过于此。
  到如今往事即异乡,当初遥远的又归于遥远。她竟觉得本来便该是这样。再广阔的世界瑞亚也值得,只要两人互相牵挂着,也不怕地广人稀冻得慌。
  灯光烛火似的摇了一晃,格洛莉娅一惊回神。翻身眨眨眼,心叹不就一天没吃药吗,她满心以为没事,却不知为何感到心虚。这灯开着倒比不开更让人联翩浮想。格洛莉娅用手搭上眼,忧伤道自己真是老了。
  哪里有突如其来的莫名风暴。思绪满杯难解忧,此腔念想,蓄谋已久。
  她需要一点来自爱人的温暖留住自己仅剩的小孩子心性。
  风敲打窗沿,外面影影绰绰透进的几盏别家灯火一一暗灭。格洛莉娅懒得看表。多亏了瑞亚不在,没人监督她按时睡觉,她才有机会大半夜瘫在这儿胡思乱想。虽然瑞亚临走前反复警告过……
  ……临走前,她送给她一只小小的弓型挂件。瑞亚是剑道社社长,全因为学校没有弓道社。格洛莉娅清楚,可惜她没有足够的钱为她制一张真正理想的弓。
  没钱。格洛莉娅愣了一下,感到奇特的违和感,就好像钱这玩意儿她本该有很多而且还会从很多变成更多。这违和感让她想起一点事。她直起身,从被褥里翻出手机,不出意料地发现消息仍处于编辑状态,并未发送。
  格洛莉娅想了想,一字字删除。
  「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哟(´・ω・`)」
  改掉,她皱着鼻子又敲了敲。
  「只是有些」
  有些什么呢。她只不过想起下雪的日子了,那天瑞亚还是遥远的,她披一件红色的单薄夹袄,像裹挟了一整个雪域的热量。遥远的瑞亚专注地看她,仿佛第一次见到她似的。她的笑有点生硬,格洛莉娅从中窥见戒备和局促,顶矛盾的,在她身上就合适。对方的生疏给了她足够的时间,格洛莉娅打量着,再次发现掩在瑞亚形体之下,每根线条的奇妙纹理。微妙的纹理,比任何机械零件都具吸引力。小时候雪头次触碰格洛莉娅,带棱角的精致冰晶在她掌心濡湿。没有想象中那么凉,它甚至是温热的,湿润,消融,化入体温。格洛莉娅想,那时她就遇见瑞亚了,或者她早在那之前便明白,瑞亚一定会遇见她。
  格洛莉娅拍拍大功告成的雪人。瑞亚握住她冰冷发紫的手,目光不可思议地柔和了。“格洛,看那颗星星。”格洛莉娅循声望向天际,下雪天,纷纷扬扬的雪片里夹着颗普通的星星。她默然等待瑞亚讲些关于星星的事情,然而四下沉静,瑞亚握住她的手,眼中有下雪天的倒影,明澈闪亮。
  那天维拉小姐还是个实干家,实干家从不胡思乱想。但当瑞亚凝视天空,手指干燥暖热,她在格洛莉娅眼中一下子变得很近。她把格洛莉娅念作格洛。她刹那间不再遥远了,发丝在红衣上烙下投影,间隙里有些什么熟悉得发烫。
  有些什么呢。
  格洛莉娅忽然笑一下。在这种东西上纠结真不像自己的风格呀。
  她的指尖又吻上屏幕。
  「其实也没什么事啦030」
  结果还是回到最初。
  倒像是瑞亚会做的事情。
  微扬的嘴角一僵,她沉默,按下发送。房间浸入黑暗,好像同时发送出去的还有灯光的暖黄。

###
B side
  「抱歉,详情能下周再谈吗?」
  瑞亚睁开疲惫的双眼,那对眼眸即便被使用过度也目光灼灼。腕表上的时间显示夜已深厚,终于这条信息也发出了,她最后检查了一遍邮箱。已发送——兼职工作的上司、导师、同组的同学、学生会长,格洛莉娅。格洛莉娅不一样,她名字边上是一个编辑图标。
  秒针踢踏了半圈。嚓,嚓,清脆的声响在寂静中晕染开,涟漪在她心上绕着泛开。
  流光闪过腕表。瑞亚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想了想,又放回去。夜已很深厚了。在口袋里她的指尖触到凹凸不平的金属表面,被体温捂暖了,她忍不住摸了摸,硌得痒。她知道那是一只小挂件悬在钥匙串上,花纹精致,铸成一把小弓。指甲划在花纹上,缓缓描摹勾勒,画了半圆向上一勾,一横一竖……微笑的“G”,藏在“R”里。那孩子用刻刀一笔一划篆印时,是这样的心情吗?她皱眉,每次想到爱人,心底总是喜悦混杂心疼。
  刚认识格洛莉娅的时候还是在高中。格洛莉娅是校里的名人,她大概都不知道自己名号有多少:卡罗手工坊的创立人,科研家的女儿,很少来上课的优等生,长相可爱的美人……瑞亚第一次听说格洛莉娅,她的名号却不同于以上任意一条。高中开学后第一个周末她祭奠过父母,路过教堂前面的医院,听到门口有人议论,喂看到了吗又是那个女孩。一个白衣医师摇头:“维拉小姐一周不来那才奇怪。”复痛心疾首地:“唉,不好好吃药!”
  格洛莉娅·维拉。
  不好好吃药的女孩子。
  一个亚麻色小辫儿的少女远远消失在走廊,身形单薄,看上去很乖巧。瑞亚想,不像不听话的孩子呀。
  后来她不这么想了,后来她天天押着格洛莉娅吃药休息按时睡觉。
  格洛莉娅是真的冤枉。那些药——蓝的绿的红白参半的,浓的淡的苦到出格的——至少有最苦最热的在她胃里。论起吃药她绝对资深,可以举双手发誓倒进花盆的量经过严格计算和实验考证。花叶色变而气味一改,她把药碗扣进机车油缸。
  “瑞亚姐,你知道,我从来不需要药的。”瑞亚最后一次在自己的名字后听到这个后缀。被当场逮捕的维拉小姐眼也不眨,收起了她的小骗子甜笑。“瞧瞧这盆花。它的结局就是这样。可在那之前它永生于黎明,无论面对末日战场亦或太平人间。”
  瑞亚无从理解,但她深知对方骨子里的冒险欲与创造本能,如同格洛莉娅清楚瑞亚是头混入平原的雪域狼。最终她只是开口:“格洛,你会死。”
  日色返照,药碗和油缸泛出的弧光惊人相仿。格洛莉娅的手指照在上边,微微蜷曲了,沾着药渣和油污,依旧是镀上釉的白瓷。她的躯体多么脆弱,瑞亚想,而她的眼睛多么明亮。
  格洛莉娅笑了,终于憋不住似的。橙橘日光点缀在她唇角,清清浅浅:“你不也是吗?”
  嗓音微哑,蜂蜜般甜,还是她的小骗子微笑。她攥住瑞亚衣角。瑞亚瞧着她,太阳给她醺黄的脸庞、闪光的褐发,天蓝色缎带染上芒绿,依旧是镀上釉的白瓷人儿。
  阳光热爱她,她的姑娘。
  钥匙串被塞回衣服夹层。此刻属于深夜的松风,植物的气息移动簌簌斑影,没有返照,没有醺黄。
  来自她的上一条信息距离不远。
  瑞亚知道格洛莉娅还没睡,出于直觉;瑞亚不想戳破格洛莉娅,出于偏宠难言。她想,没关系,等她回去,再好好养起来。心自安定,琐屑的疲倦被铺平了,在她眼前伸展出一片漆黑的香甜。
  睡眠是为了第二天工作学习、看她休息。格洛莉娅不赞同,眼向上瞥她:“睡觉是为了做梦。”她歪着头斜斜瞥着瑞亚,在这个角度下她的眼角上挑了,睫毛湿润卷曲,长长的。“做什么梦?”瑞亚忍俊不禁。格洛莉娅回答了什么,她也不记得,她甚至不能确定对方有过回答。格洛莉娅的声音是金灰色的,辽远而悠久,但她把嗓子压低,金属的震颤就牵出磨砂质感。瑞亚就在这梦似的音色里自己改了答案:没有工作学习。睡眠是为了第二天有目力看她。

  整座世界都陷入黑暗时,所有人的梦连在一起。医师的金发在影子里仍泛着水纹样的光泽。高大的男人闭着眼,他这时候表露出异常坦率的温柔。远东的荆棘借月光纺织,他的长发本是极夜的色调,夜里时常映出藤蔓色的极光。植物脉络细碎,小巧女孩的过去把无意识绕得支离破碎。海上从不生长那种东西。只有他们生长在海上,如同海上生出弯月。
  所有人,这么多的人都在这里,她的所有人,所有人的她。她们就不只有彼此了。

  睡眠就是这样,梦境又是另一回事。临睡前瑞亚设置了定时短信,她最后向窗外凝视,星星留在她的眼睑。

###
“我总觉得太轻缓,这段活着的日子像偷来的。”
没有什么被摧毁,没有什么被背负。
“这是个平庸普通的世界。”
一个平凡至极的世界,一段平淡无波的生涯。
“可你有些不一样。”
因你而美好如斯。
“你的整体凌驾于部分,你超脱在这个世界之上。”
有些东西我确信,我确信的却不仅有些而已。
“我爱你。”
我爱你。

  没有编辑,没有发送,没必要。

###
  「早上好」
  云边透出薄光,已经是第二天了。
  “早上好。”



#
  我们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啊。

评论(3)
热度(14)
  1. 1瓶仲景香菇酱Rfa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赵仲景

© Rf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