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扇子陷于残酷老年无法自拔,而活扇子将在周末得到永生……哈哈哈哈我忍不住了(什么沙雕

头像来自kk太太!@油炸火腿肠




“联系我们的不是爱而是恐惧。也许正因为这个原因,我才如此爱你。”

[情人节贺][蕉橘傻白甜段子]假如不是姐弟

请慢用(´・ω・`),被腻到了就打作者(不

  镜音铃有时候会有点儿莫名其妙的多愁善感。
  比如说现在。
  刚才无意中在网上看到的话又一次被想起,搅动着不安的思绪。她舔了舔干燥的双唇,终于忍不住开口轻声呼唤对面沙发上正专心读书的双子弟弟:“连——”
  “怎么了?”
  “……”
  注视着他疑惑的神色,镜音铃顿了顿,小心翼翼地询问:“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不是你的姐姐,你还会像现在这样对我吗?还会关心、在意我吗?”
  话音刚落她就后悔了。这种忸怩的小家子气话简直羞耻play!天啊,她是怎么说出口的?镜音铃被自己深深地恶心到了,突然有种想去死一死的冲动。
  镜音连放下手中的精装本,与镜音铃如出一辙的精致脸庞上浮起一丝笑意。他好笑地看着姐姐缓缓染上绯红的双颊:“接下来我是不是会听到什么惊天秘闻?像晚八点档电视剧里那样纠结了三代人的恩怨情仇?”
  “八点档都不会播这种三流言情!”镜音铃恼羞成怒地喊道,瞪大的圆圆双眼看上去比平时还要可爱许多,毫无威慑力。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践行自己的冲动了。
  镜音连无奈地摇摇头,起身和炸毛的姐姐挤进同一个沙发。无视对方“挤死了!”的叫嚷,他用指尖戳了戳和主人一样精神地竖起来的大蝴蝶结,两只圆滚滚的蝴蝶结有些害羞地软下去。镜音连轻笑了一声,抚着镜音铃手感极佳的金发一点点顺毛:“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
  “不要摸我的头!……就是突然想起来了。”把彤红的脸埋进被手环抱起来的双膝,镜音铃闷闷的声音在他的抚摸下逐渐变得更小,“因为撇开血缘的联系,我并不是连最欣赏的那种人吧?什么都做不好,也总是给你添麻烦。如果不是姐弟,连一定不会和我有什么交集吧。”
  “你的意思是,我因为血缘而不得不对你好?”弟弟即将脱离变声期的低沉嗓音传入鼓膜,镜音铃感觉到头顶的手停止了动作。
  “的确,假如我们不是姐弟,我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像家人般关心你,甚至连朋友般的在意也不可能。”少年在镜音铃缩小的碧蓝瞳孔里勾起一抹恶意的笑,眸子里的光却柔和下来,“我会以恋人的身份。”
  咦?
  镜音铃机械地抬起头。
  他眸中的爱怜温润了上挑的眉眼,浓密的睫羽间泄露的深情似点缀了星辰的海洋,粼粼波光荡漾着连绵的思念,几乎要令人溺死在里面。他微蹙的眉宇间纠结着无法割舍的执念,不断开合的唇边笑意清浅,清亮有力的声音诉说着庄重的誓言。
  “我会一直陪伴在你身边,不论以什么身份,直到永远。”
  停止运行的大脑困难地接收着外部的信息,眼中只剩下相仿的容颜。
  “我爱你。”
  她似乎听到那声叹息般的呢喃。
  爱……?
  甜蜜的幸福溢满心间,却辛辣又酸涩得发胀。有一种冷自手脚开始蔓延,迅速扩散至四肢百骸,如坠冰窟。全身的热量好像全部被压入胸腔,疯狂跳动的心脏已经承受不了这样的高温,一抽一抽得疼。
  不对,绝对有哪里不对。
  但是为什么会想哭,为什么会……?
  镜音铃听到弦断的声音。
  “哈哈,当然是开玩笑的。”
  突兀出现的话语仿佛一盆冷水当头浇下,她愣在那里,将要爆发的情感一下子熄灭。
  她的双子弟弟无辜地眨了眨眼:“你该不会当真了吧?原来我的演技这么——咳咳!”
  镜音铃猛地扑上去卡住他的喉咙,咬牙切齿地扯出一个扭曲的微笑:“玩笑?好啊,那我也和你开个玩笑,我好爱你啊,爱到想要掐死你!”
  “咳,不至于这么生气吧?”好不容易终于挣脱魔爪的镜音连咳嗽了几声,衬衫的衣领早已皱成一团,憋红的眼角还沾着生理性泪水的狼狈模样让镜音铃消减了怒意,竟还生出一分不忍。
  “谁让你乱开玩笑。”镜音铃看似漠不关心地转过头盯着壁纸上繁复的花纹,但有所软化的语气还是暴露了情绪。她半闭着双眼,卷曲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好像在等待镜音连的道歉。
  然而分针咔擦咔擦转了半圈,四下仍是一片静。少女看似巍然不动,余光却忍不住偷偷飘向沉默的少年,又在撞进那对苦笑着的明亮双瞳后飞快地转移视线,一缕红云将脸庞熏成漂亮的玫瑰色。

  镜音连眼中无奈的苦笑逐渐变成了哭笑不得。
  从小时候到现在,铃别扭的性格一直没有变呢。不对,如今的铃比以前更别扭了。镜音连不自觉地嘴角上扬,记忆里容易脸红的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与眼前的她慢慢重叠。然后就像记忆里那样,轻轻地握住她葱白的指尖,十指相扣,让如今已长短不同的指节紧密地贴合,不留一丝缝隙。
  他注视着镜音铃茫然的碧眸,伸出另一只手将她垂落的鬓发撩到耳后,不出意外地发现形状精巧的白嫩耳尖倏忽红透。镜音连弯了弯唇角。
  真是可爱啊,我的姐姐。

评论(2)
热度(26)

© Rf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