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扇子陷于残酷老年无法自拔,而活扇子将在周末得到永生……哈哈哈哈我忍不住了(什么沙雕



“他们看透了世界之平庸,但无力超越这平庸。但是真的,连这痛苦也很平庸——这世上有多少人看透人生之虚无并感到愤怒,而这愤怒早就不足以成为个性,不足以安慰人心。事实上自从愤怒成为时尚,它简直有些可鄙。”

四个童年阴影

好棒wwwww在这里丢大师球好像不太好,但我在评论区发现了雨狸hhh

Ripppppppa❤️:

我真的太——喜欢这篇辣!(比划 比划 


隔壁你球:



如果你把桔子核咽下去,就会有树长出来。”






在前院的花盆里我曾经种过一株葡萄,第二年夏末的时候它长出了细小的果实,丑陋而且发育不良,远看就像块指甲大小的青黑色悬在枝条尾端,但我还是很珍视它,也许出于一种不可名状的玄妙原因,像我曾经把金鱼尸体藏在塑料盒子里一样。然后某天飞来一只青黑色的鸟,一颗一颗把酸涩的葡萄籽吞下肚去。那一天我哭着站在空荡荡的花盆吃金桔,脑袋里想的都是可能会长成金桔那么大的葡萄,然后边吃边哭得打嗝。我往土里吐核,想着明年的这一天会有可爱的绿苗冒出来,结果不小心把果核卡进喉咙里,喝了很多水才把它冲下去。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里已经过世的外婆重新出现在结着铁锈的镜子里,仓促之间我只来得及向她投去求助的一瞥。然后她又开始重复那些荒谬的传说故事,说吃了桔子核之后不可以喝水,惊恐地,我发现枝条就从我的胃里长出来,葱绿色冒出我的鼻尖,我的耳朵里生长着稚嫩的叶芽,终于有一天发现枝头长出来黄绿色的果实——然后我惊醒过来,乌鸦飞过来啄食我的眼睛。 



 


“如果你不好好睡觉,就会有坏人来抓你。”




他通常在晚上来。


他是这个国家迂腐传统最后的履行者,指责恰如千年前教养嬷嬷执戒尺敲醒睡相不合规矩的公子哥,但时间让他变得容易疲劳和焦躁不安,所以那个解说的步骤就被毫不留情地舍弃,所继承的传统只剩下最简单直接的形式——即为斩切与惩戒。被鉴定犯了罪的孩童通常在深夜被运走,前半夜他用刀背在掌心划过一刀的人无一幸免,这位深夜里的潜行者之工具包括一只麻袋、一捆麻绳和一辆卡车,被关进铁笼里的孩子们首先需要将愤怒与恐慌等多余情绪磨净,然后被脱光衣服剃净头发,他们用鲜红的铁在额头上烙上印记:15122729、15122730……

 


他只在晚上来。所以宝贝,不要睁开你的眼睛,不要踢掉你的被子,不要开口说话,时限是永远。

 




“如果你把头探到窗外,就会有车把它蹭掉。”

 


她是使伤口自然凝血的魔术师,可她本身却如处子动若脱兔,故我猜测其本身还带有宗教与信仰之灵力。她拂去血污与飞扬的尘土,给我看那脖颈平滑的横截面,颈椎的形状恰似我吃过的孜然牛大骨,直面人身体内最不可思议处让我惊讶,然后我把头伸到窗外呕吐,酸腐的米白色脏物沿着车门缓缓滑下。你不可,她说,声音仿佛来自幽深地底。然后她伸手擦净我的唇角,她的手自指尖开始变色,白皙纤细的肌肤化作坚利钢铁,以指作斧砍下我的头。



 


“如果你不好好做作业,就会有人把你抓走。”




她就这么盯着我,然后缓缓摁下了通话键,我离她太近了,近得可以清晰地看见她破了皮的深红色嘴唇,她说话间隙舔着牙缝的动作,她口腔里唾液激起的白色泡沫。她说的每一句话都在宣判我的死亡,我的一无是处,在我比她仅剩的牙齿数还要小的年纪里她就否定了我将来能做的贡献,好吧,也许有贡献,但最多也不超过每日搬十个小时的砖头垒起的高度。 


剩下的时间里我们被迫等待,她似乎颇为欣赏我咬牙切齿的动作(事实上我只是咬着牙关止住哭泣),但她似乎会错了意,想要在一个孩童的抗拒里找到镇压反抗的快感,我想她根本就期盼着我们反抗,然后再更强硬地阻止我们,籍此来满足她变态的好胜心而已。


评论
热度(86)
  1. RfanRipppppppa❤️ 转载了此文字
    好棒wwwww在这里丢大师球好像不太好,但我在评论区发现了雨狸hhh

© Rf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