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扇子陷于残酷老年无法自拔,而活扇子将在周末得到永生……哈哈哈哈我忍不住了(什么沙雕

头像来自kk太太!@油炸火腿肠




“联系我们的不是爱而是恐惧。也许正因为这个原因,我才如此爱你。”

三十六尊无面佛陀

送弓组好啊^q^

半缩醛羟基单糖榛:



“除非我们对痛苦有一种理解,能接受痛苦,我们就无法超越痛苦。”

#
我初遇到她是在弗尔萨瑞斯北郡,她那时身上兴许沾了些酒气,朗姆酒或是伏特加,我不太懂这些,埃蒙也许知道,可他现在不在这里。我是一个人来的——若是用心脏起搏抑或是细胞游移作为标准的话——我带着我的机械傀儡,那是我最早设计的一批作品之一,现在它年久失修,外壳剥落露出类似于麂皮靴子的颜色,铜线外头包裹着钴蓝色绝缘皮,同我发辫上的缎带一样,此刻它的尾端已经蜷曲发皱,如同年迈女巫尖锐细长枯槁皲裂的手指。我来北郡是为了找到合适的零件和机油,这些玩意恰恰只能在这座寒冷荒漠边陲的城镇找到,工坊的其他人...

 

© Rfan | Powered by LOFTER